更多功能
登入註冊 遊戲專區 問卷調查 反應意見 快速查詢

與台灣黑熊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圖說:玉山國家公園大分研究站,標高1320公尺。從南安登山口出發,沿途行經瓦拉米與抱崖山屋,再翻越多美麗稜線後約步行5公里方可抵達大分地區,總行程約40公里,需費時三日,是八通關越嶺古道其中一段。

 

談起『熊』,浮現在你腦海裡的第一印象是甚麼模樣的呢?是可愛、龐大、兇猛還是模糊的?世界上總共有八種熊,分布在世界的不同角落,每一種熊各自都有獨特的生活習性與特色。幸運的咱們寶島–台灣就擁有其中一種熊,即亞洲黑熊(Asiatic Black Bear,學名Ursus Thibatanus)七個亞種之一的『台灣黑熊(Taiwan Black Bear,學名Ursis Thibetanus Formosanus)』!而身為台灣島國的子民們,有多少人能親眼見證野外台灣黑熊的神秘身影呢?我們對台灣黑熊的瞭解又有多少呢?在南台灣就有一群人過著逐熊而居的生活,默默地為保育台灣黑熊努力著。

 

記得剛考上屏科大野保所(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時,依照慣例,只要是熊窟(哺乳動物生態研究室)的新生,都勢必得去有熊國:玉山國家公園–大分研究站朝聖一番。根據黃美秀(黑熊媽媽)自2002年迄今的研究資料顯示,每年秋冬季(10月至隔年2月)是屬於台灣黑熊的季節。因為在大分地區充斥著黑熊愛吃的各種食物,不約而同地在秋冬季盛產結果,其中又以青剛櫟數量最多,因此又稱為青剛櫟季。豐年時,一棵棵結實累累的青剛櫟樹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彷彿在對台灣黑熊耳語:快來~快來~快點來吃我吧!吸引著台灣黑熊前來大分聚集並享用大餐,同時也是研究人員進行調查的好時機。

 

十二月,是大分地區青剛櫟結果的高峰,走在森林裡不時會被成熟的落果給打個正著,也隨處可見被動物啃食過的痕跡。雖然研究人員常常可以看見熊折枝、熊窩、熊爪痕、熊腳印、熊毛髮、熊排遺(也就是熊大便)、熊的嘔吐物(熊吃東西習慣囫圇吞棗,常將未消化的食物嘔吐出來)、熊拜訪過的蜂巢碎片、熊啃食過的草食獸骨頭,甚至在自動相機裡對熊的身影也不陌生,但令人納悶的是,為何就是不見熊的本尊呢。然而總總跡象都顯示森林周遭『有熊出沒』,但在還沒有親眼證實之前,始終在我心中存著一個問號,『台灣黑熊到底躲去哪裡了?』直到與台灣黑熊母子檔相遇的那一刻,彷彿是在告訴我『別懷疑了我們不是就在這裡嗎!(挑眉)』當然之後陸陸續續有更多台灣黑熊願意出面跟我打招呼了,我真的與台灣黑熊身處同一座森林裡,有種莫名的興奮,心在悸動。

 

隨著動物痕跡辨識能力的提升,當我置身於森林之中時,漸漸可以感覺到我並不是一個人,是可以感受到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的同在;此時此刻在同一座森林之中,我想動物與我們是平等的。我們一起享受早晨和煦的陽光,一起飲用冰涼的溪水,一同無所顧忌並任意地留下身體的代謝產物,沒錯,就是排遺。最令我印象刻的是有一次研究人員後腳才離開一個分岔路口,不到一小時黑熊前腳就踏進來拉了一坨屎,而且還是一坨有設計過的新鮮排遺,如果以人類的角度來說這隻熊應該是個街頭藝術家吧,而排遺則是一坨美麗的步道裝置藝術。

 

一月底至二月,青剛櫟季悄悄接近尾聲,這場熱鬧的森林宴會即將結束,黑熊之間有默契般的陸陸續續離開大分,往玉山國家公園之外的地方四處散去,等待明年此時再聚首,分享彼此的冒險故事,也為研究人員揭開了台灣黑熊一小角的秘密,期望與更多人分享。

圖說:八通關古道裝置藝術:台灣黑熊排遺,新鮮程度為1至2小時之間,內容物為青剛櫟種子的果肉與殼的碎片。

評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