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功能
登入註冊 遊戲專區 問卷調查 反應意見 快速查詢

目前位置:

至頂

熊鷹


  週末早晨,林道上一處展望良好的彎道已經聚集了不少猛禽愛好者,這些人當中有些純粹的以雙筒望遠鏡觀察這些霸氣的鳥中掠食者的英姿,更多的是拿著笨重的腳架與長焦鏡擷取猛禽帥氣的那一剎那。才九點,幾種常見猛禽,如大冠鷲、台灣松雀鷹、蜂鷹,甚至神出鬼沒的林鵰都在此熱點現身了,現在大家引頸企盼著的是一種行蹤更為隱匿,可遇而不可求的猛禽-熊鷹。

 

  熊鷹是一種分布於亞洲的森林性大型猛禽,學名是Nisaetus nipalensis,又稱為Mountain Hawk-eagle、赫氏角鷹、鷹鵰,目前分類學主流上仍將牠分成三個亞種,分別是分布於日本的日本亞種(Nisaetus nipalensis orientalis),範圍涵蓋台灣、東南 亞、中國東南的指名亞種(Nisaetus nipalensis orientalis),以及印度西南方與斯里蘭卡的亞種(Nisaetus nipalensis kelaarti)。

 

 

圖1.棲息於原始林的熊鷹。(屏東科技大學 野生動物保育所 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這種帥氣的空中掠食者頭頂像是戴上皇冠般的短冠羽或長冠羽,在皇冠下,成鳥有著一張嚴肅剽悍的面孔:深褐色的臉襯著一雙炯炯有神,橘色虹膜的雙眼,以及鉛灰色厚實下鉤的喙。後頸到背部一致的深褐色;厚實的胸部綴著縱紋,這些縱紋延伸到腹部變成深色的粗橫紋。特別的是,那一雙粗壯的腳(跗蹠)就像是穿上長靴或是穿上毛茸茸的衛生褲那樣覆滿羽毛直到腳趾基部,強健的腳趾末端是令人望之生畏的巨大爪子。當我們仰望飛行中的熊鷹,可以觀察到牠那寬圓有數道橫紋的翅膀,以及那可讓牠在樹林中靈巧穿梭,作為方向舵的扇形尾羽。

 

  一般認為熊鷹在五歲之後才是成熟羽色,在這之前的幾年的羽色隨著年齡逐年變化,從一齡剛離巢時,面部胸腹部純粹的皮黃色,藍灰色的虹膜讓這些初嚐飛行滋味的小朋友看起來格外憨厚而不具殺氣,到了青少年階段(第二-第三齡)逐漸轉變為具有米白色胸腹部,虹膜轉變為淡黃色,當第四齡時已漸漸地接近成鳥羽色。飛羽的紋路也從淡色底的深色三角斑紋轉變為深色橫紋。在成長期間,頭幾年的外表較淡也較醒目,在野外驚鴻一瞥總會為讓人驚艷不已,這也是俗稱白色鬍腳鷹或白老鷹這個稱謂的由來。

 

  在台灣,提到最大的留棲性猛禽必定會聯想到林鵰與熊鷹,就好像鳥類中的瑜亮;兩者體型相當,林鵰擁有最長翼展的翅膀,而熊鷹是體重最重的猛禽,說熊鷹是本土體型最壯碩的鷲鷹科鳥類卻是毋庸置疑的。這種強健威武的猛禽生活在遠離人為干擾的原始林,而牠傾向待在固定枝條伏擊路過的獵物的捕食策略,更是讓牠成為最不易目擊的留鳥之一。成年的熊鷹通常會佔據5平方公里範圍的森林作為領土,並依賴其領土中的豐沛資源以及獵物維生(圖1)。這種猛禽身懷致命的武器,具有高超的飛行能力,以及多樣的獵捕技巧,讓生活於同樣棲地不同生活作息的,大大小小的野生動物都可能成為牠的食物;從食物網的角度來看,熊鷹可以說是位居森林生態系頂端的掠食者,調控平衡著森林生態的平衡。

 

  如同其他食物網頂端的掠食者,熊鷹的繁殖也是採取精兵策略,每個繁殖季僅養育一隻雛鳥,並耗費許多能量與時間扶養長大(圖2)。在繁殖期熊鷹雙親獵捕並帶回巢餵養雛鷹的獵物可以說是玲瑯滿目,包括赤腹松鼠、大赤鼯鼠、白面鼯鼠等鼠輩,綠鳩、藍腹鷴、朱鸝、台灣藍鵲、深山竹雞等飛禽,山羌、台灣野山羊等草食獸,甚至於體型較小攀木蜥蜴、標蛇等爬行動物。值得一提的是,熊鷹也將許多兇猛的中階掠食者列入牠的菜單中,例如鴟鴞科的褐鷹鴞、黃嘴角鴞,食肉目的黃喉貂、麝香貓、黃鼠狼、鼬獾等,而足智多謀且群居的台灣獼猴也是熊鷹喜愛的獵物。

 

  然而這種兼具力量與美麗的,台灣原生的掠食動物正遭逢許多生存上的壓力。由於礦場、道路等開發造成棲地喪失或是破碎化,讓熊鷹賴以為生的原始林縮減,也變得零星。由於馴鷹市場的需求,以及偏離傳統的原住民頭飾的熊鷹羽毛需求而衍生的狩獵壓力也始終居高不下。過去屏東科技大學孫元勳教授團隊的研究結果已經有種種跡象顯示,在台灣南部熊鷹的族群已經在走下坡了。熊鷹是台灣森林生態系中最關鍵且脆弱的角色,除了實質上提供人類調控台灣獼猴、赤腹松鼠等等(人類觀點的)害獸的生態服務之外,也是人類的精神寄託,牠是猛禽愛好者心目中的夢幻目標,也是排灣族與魯凱族族人心目中的聖禽,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失去熊鷹,對於所有生活在台灣的人們是多大的損失。熊鷹的族群未來將何去何從,值得自稱萬物之靈的人類關注並劍及履及的展開積極的保育。

 

 

圖2.熊鷹親鳥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雛鳥。(屏東科技大學 野生動物保育所 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