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功能
登入註冊 遊戲專區 問卷調查 反應意見 快速查詢

「鳥」合之眾,究竟能不能嚇跑天敵呢?


圖:一群小鳥正在圍攻睡夢中的領角鴞

  「機機機」…「機機機」…原本寧靜的森林內被一陣急促有力的叫聲劃破,一隻白頭翁不知道發現了什麼,狂叫不已;緊接著黑枕藍鶲、綠繡眼、樹鵲等鳥也如發瘋般的鳴叫著。一時間,整片森林就像鬧哄哄的市場一樣,「機機機」、「枝札札」、「迪-」、「軋軋軋」,各種吵雜的叫聲似乎預言著森林裡有大事發生。沿著聲音的來源前進,發現一群鳥兒們除了激動地鳴叫之外,肢體語言也十分豐富,除了抖翅、尾羽開合或上下擺動、迅速地改變位置,黑枕藍鶲甚至如戰鬥機一樣急速俯衝,不停地在同一處位置打轉。仔細一瞧,才發現那裡佇立著一隻領角鴞。而領角鴞正是這些小型鳥類的天敵,牠們如此靠近,難道不怕被抓到嗎?

圖:白頭翁是平地林地最常群聚滋擾的鳥類之一

  原來這些特殊的行為是小型鳥類為了抵禦天敵所發展出來的。當牠們發現天敵時,會立即呼喊各種鳥兒前來幫忙,希望能把天敵驅離牠們活動的場域,這種反掠食者行為稱之為群聚滋擾(mobbing)。除了夜行性貓頭鷹外,日行性的猛禽、貓及狗都是具有威脅性的掠食動物,所以也是牠們群聚滋擾的對象。但是,主動靠近天敵也意味著被捕捉的風險將大幅提升,為何牠們願意挺而走險呢?其實,看似目無章法的混亂叫聲是有特殊含義的,在鳥類生態行為中,這種吵雜的叫聲稱為滋擾聲(mobbing call),能夠快速地將危險訊息傳達給附近的鳥兒,所以當白頭翁率先振翅一呼:「這裡有領角鴞,趕快前來幫忙。」很快地,周圍的黑枕藍鶲、綠繡眼、樹鵲紛紛加入群聚滋擾的行列,最後靠著人海戰術將領角鴞趕跑。當然,滋擾聲能召集同伴,也有可能會被其它天敵聽到,像是國內有研究人員指出鳳頭蒼鷹便會針對白頭翁特定的滋擾聲:「這裡有領角鴞。」循聲辨位,但此時鳳頭蒼鷹的目標並不是白頭翁,而是豐盛的領角鴞大餐,獵物和更強壯的天敵間似乎形成一種微妙的同盟。

  鳥兒們天籟般的鳴唱為的就是能一親芳澤,利用聲音來傳遞愛的訊息,但吵雜的滋擾聲是不是也蘊藏著特殊的含義,才能有效的召集同伴或是吸引更強的天敵呢?以生活在北美洲的黑帽山雀作為例子,牠們主要天敵為體型嬌小的鵂鶹、棕櫚鬼鴞、鷹和隼等猛禽。科學家研究牠們的滋擾聲,發現牠們對於體型越小的猛禽,滋擾聲內的D音節次數會越多;反之則次數越少,說明鳥兒能從聲音中敘述天敵的風險程度。當黑帽山雀呼喊:「這邊有小型貓頭鷹鷹,鵂鶹喔!」或是呼喊:「這裡有大隻貓頭鷹,烏林鴞。」前來協助的紅胸鳾(讀音:師)將會產生不同的反應。對於風險程度較高的鵂鶹,紅胸鳾會更頻繁的抖翅、鳴叫,甚至更靠近天敵進行滋擾,而這樣的實驗結果也說明黑帽山雀與紅胸鳾之間能透過聲音來分享訊息。所以,參與群聚滋擾的鳥兒們並不只是一群烏合之眾,而是以小博大的最佳典範,牠們透過聲音來分享資訊、不怕危險的幫助彼此,才能結合眾鳥之力將天敵趕跑。

 

延伸閱讀:

Templeton, C.N., and Greene, E. 2007. Nuthatches eavesdrop on variations in heterospecific chickadee mobbing alarm call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4:5479.

方唯軒、王穎、陳仲吉和林文隆。2016。 群聚滋擾叫聲是要趕人還是通風報信?第十一屆海峽兩岸鳥類學術研討會。

陳宏昌。2013。領角鴞的僵直姿勢是否具有偽裝功能。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所碩士論文。

 

 

評論

更多